警惕!披着电子竞技外衣的网络赌场 电竞世界

注册充值,兑换平台货币,即可押注电竞比赛赛况,以常见的DOTA比赛为例,从战队输赢,到一血、五杀、十杀等,皆是下注类型。伴随着热血的电竞比赛,一股电竞竞猜的风潮在互联网上悄然兴起,然而,电竞竞猜背后却潜藏着巨大的非法赌博利益链条。

电竞产业的蓬勃发展,在吸引了万千游戏爱好者的目光的同时,也引来了赌博平台这一不速之客。而该现象在疫情时期得到了放大,在各大体育比赛停摆之际,电竞比赛成为各大赌博平台开盘投注的对象,电竞假赛乱象也随之蔓延。

电竞博彩App EveryMatrix的CEO Ebbe Groes曾表示,自2020年3月以来,公司传统体育项目的投注额已经下跌了80%。但电竞博彩这一块的投注额再过去的2个月内翻了10倍之多,平均每人均投注额约为25美元。

去年 10 月 9 日,在《英雄联盟》顶级赛事 S11 举办期间,BYG 战队中单选手 Maoan 向朋友透露队伍相关阵容机密来帮助朋友下注,随后其行为被举办方拳头游戏证实,Maoan也因此被禁止参加S11后续比赛,并有可能在调查完成后追加其他处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20年,便曾出现过整支电竞战队因打假赛而被一锅端的例子。去年5月,DOTA2赛事CDA的主办方Imba传媒在官方微博宣布,Newbee战队DOTA2分部因“参与不正当竞赛并从中获利的行为”,将禁止其参加Imba传媒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,相关队员处以终身禁止参加Imba传媒举办的所有DOTA2赛事的处罚。Newbee战队DOTA2分部还曾为中国拿下TI4世界冠军。

赌博平台的盛行此前曾有媒体报道,亚洲大量的网络赌博公司和服务器都设在菲律宾,菲律宾政府也曾发出不少网络博彩的合法运营牌照。据了解,这类博彩网站主页上,不仅有足球、篮球、乒乓球等传统体育赛事,而且有《DOAT2》、《英雄联盟》、《CS:GO》等国内外热门电子竞技项目。

而近年来,国内也频繁出现利用电竞竞猜App开设网络赌场的案件,构成新型犯罪。

充值、下注、结算、虚拟代币兑换“金砂”、提现,不少在校大学生痴迷于各式各样的电竞竞猜App。他们一开始只是几元、几十元的充值下注,有人清醒过来及时抽身,也有人倾家荡产背负巨债。

一条举报线索让这款电竞App进入了警方的视野。公安机关根据线索顺藤摸瓜,发现该款App背后竟是一个职责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以及一条成熟的犯罪产业链。

为了利用电竞比赛竞猜来开设赌场牟利,陈东、于明(化名)等人设计开发新的App竞猜平台,并且围绕该项目将技术、运营、销售等任务分派给不同公司,设置一系列烦琐的兑换流程,到海南推广一款电竞竞猜App。

玩家可通过支付宝、银行卡等渠道充值到自己的账户,后以1:1的比例获得名为“星星币”的虚拟代币,再在App内对各大热门电竞赛事进行下注。在比赛结束后,玩家的账户余额根据实时赔率以“星星币”进行结算。

在App的醒目位置,技术人员还设置兑换流程提示,告知玩家可以使用“星星币”以1:1的比例兑换某商城的“某某积分”虚拟代币,并且会提供详细的教程予以指导,玩家之后再用积分换取商城内的“金砂”,而这些“金砂”根据指引可完成提现。

由此,一条以金钱下注,完成赌博后以隐蔽方式完成提现的“钱进钱出”的网络赌博利益链成型。

任何一场赌博,最大的庄家永远是幕后设置赔率的操盘手,陈东团伙也只是整条赌博犯罪链的一环。

在上游珠海团伙中,公司从英国获取国内外电竞、体育赛事赔率,以数据接口形式提供给下游西安公司,每月按接口数收取一定费用。而西安团伙为竞猜提供赔率,确保陈东团伙盈利,其他下游App进行涉赌活动,并按比例分成获利。

曹化是海南犯罪团伙的承办检察官。28名犯罪嫌疑人,光从公安机关转移过来的卷宗便有几个推车,密密麻麻记载了各类证人证言和相关证据记录。每次到看守所提审,往往都要泡上一整天,嫌疑人不断冒出专业电竞术语,企图掩饰犯罪事实。

“尽管他们说得天花乱坠,但从法律角度分析,只要符合‘钱进钱出’这一赌博特征,就能构成开设赌场罪,对于新兴的电竞产业也是如此。”曹化说。

电子竞技是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竞技体育项目,如今也被列为亚运会竞技项目。简单来说,所谓的电子竞技,指的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“竞技”层面的体育项目。如何保障电竞健康发展,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。

事实上,不少不法分子将目光盯上了电子竞技及周边衍生项目,其“攻略”的对象往往是在校学生,他们有充裕时间关注电竞比赛,享受电竞带来的快感,再加上赌博的刺激,最终一步步沦陷,进而形成不劳而获的价值观。令人惋惜的是,这一团伙不少成员是名牌大学毕业生,他们以为自己进入了一个新兴的朝阳产业,却不料刚踏入社会便走进犯罪的深渊,害了别人也毁了自己。

在电子竞技如火如荼发展的当下,各地在鼓励发展电竞产业的同时,也应当加强审慎监管,对其中可能隐藏的违法犯罪行为予以重视和警醒。

首先,要提高App准入门槛,强化源头预防。我国目前还未建立App的前置审批程序,App上架只需要互联网应用商店进行形式审核。判断一款电竞App是否涉赌,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检查App是否具有提现功能,如果玩家最终可以提取现金到个人账户,那么这款App就涉嫌为赌博软件,应不准上架并向有关部门反映。此外,互联网应用商店也要严格落实备案制度,对应用程序提供者进行实名登记备案。

其次,要落实监管职责,整治行业乱象。犯罪分子为了使App通过初期审核,往往先向互联网应用商店提交App的合规版本,但最终上架运营的却是涉嫌赌博犯罪的版本,如果后期监管不到位,这些非法App将在市场上横行,扰乱社会秩序。

再次,要加大处罚力度,提高违法成本。对于违法违规的App,监管部门一般采取责令限期整改、约谈、公开曝光、通知下架、行政处罚等措施予以整治。当下,各类赌博App屡禁不止,社会危害性日益增大,这对整治网络赌博违法犯罪活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要进一步加强监管打击力度,增加违法成本,例如,可建立严格的行业退出机制,将涉赌App的开发者、运营者一律纳入企业征信黑名单并向社会公开。

良好的电竞产业生态离不开社会各界齐心合力,综合施策,通过构建事前预防、事中监管、事后打击的全流程行业乱象治理机制,引导电竞产业迈向合规发展之路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