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特勒天赋终极开发者!凯尔特人耐心与恒心的回报

东决从G6开始变了气质,观赏性大幅提升。G6有巴特勒的天神下凡,他把余勇延续到G7,以至于迈阿密几乎就踏入了总决赛。凯尔特人的回击同样精彩,G5赛后我说,塔图姆虽然不够稳定,但你很难说这是坏事,他基本能做到不连续失准,而系列赛并非一场定胜负。G7,塔图姆失误2次,凯尔特人全队13次失误,对比一下,G6是18次,只要能把这项数字控制住,绿军就很难陷入被动。

第四节5分54秒,塔图姆定点接球,向左斜侧步,拧着身子,贴着斯特鲁斯投了个倔强地往篮圈里钻的制导三分。4分28秒,他腰位接底线球,前转身撤一步,跟巴特勒拉出空间,后仰命中。巴特勒的封盖,距离有效干扰的位置差了大约15个顺位的天赋。那一刻,热火基本就输掉了。

迈阿密不容易,巴特勒不容易,这轮系列赛能打入抢七,能在防守局的最后4分半落后10分的情况下,让胜负系于一次快攻追身抢投三分,他们就已经不该被归类为输家。从去年夏天至今,热火始终没有获得匹配成就的尊重——包括我前面写的这段话,作为东部第一,拥有主场优势的一方,我又凭什么认为,热火能打抢七就不容易呢?

可实事求是地说,在过去一年的诸多关键时间点,你都能从迈阿密身上挑出不看好他们的理由。休假期,热火的若干运作都得被贴上“高风险”标签,洛瑞+邓罗+巴特勒+塔克+阿德巴约,这套首发5人组的确有些竞争力,可洛瑞和塔克到了随时可能大幅下滑的年纪,他们获得的合同都充分体现出市场竞争的惨烈,热火真敢花钱。让一个防守糟糕的纯射手拿到落选秀最大合同,以及,跟球队领袖的那份提前续约,OK,巴特勒很强,但以他的打法在36岁拿5000多万依然疯狂。

但很快,迈阿密证明了,起码在深度这块,外界的担忧基本多虑。发掘落选秀是管理层强项,把边角料用成战略武器是斯波强项,热火在诸多人员打打停停的情况下,让一帮全联盟最陌生的名字前赴后继地刷起存在感,并凭借这帮人拿到了东区全部的主场优势。事后发现,迈阿密甚至没有一人入选最佳阵容。

泰勒·希罗回合占有率队内第一,这不是啥保险的信号,热火到了季后赛,某些场合下进攻会很难,早就有预兆。

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。迈阿密常规赛三分命中率37.9%,联盟第1,季后赛掉到了31.3%,只是比早早出局的猛龙、公牛和倒霉蛋犹他要准一些。热火足足打了18场比赛,始终没能等来射手的彻底回调。希罗季后赛线%,状态不佳又遭遇伤病,上场还不如不上。邓罗在打完老鹰之后沦为半弃用状态。洛瑞整个季后赛打了3.5场好球。斯特鲁斯已是球队第一射手,三分命中率仍然只有33.1%。文森特敢打敢拼,对进攻的帮助不小,定睛一看,得分效率惨淡。

射手群的手感在季后赛背叛了他们,能一路走到这里,热火首先靠的是惊人的团队防守能力。他们让常规赛联盟进攻第2的老鹰吃瘪,几乎把杨这个人从季后赛记忆中完全抹除,然后在76人四大主攻手围攻下顶住攻势。

再仔细看一看,热火的季后赛进攻也没有很糟糕。事实上,面对老鹰和76人,热火分别交出了115.9和113.1的进攻效率,谈不上差,他们只是没怼开铜墙铁壁的凯尔特人,可隔壁雄鹿没比他们做得更好。能做到射手群长期集体失准情况下维持火力下限,靠的是吉米·巴特勒又一次在季后赛多段变身,完美演绎了极致球商对于身体、技术和周边资源100%利用的正确方式,我愿称之为,“天赋终极开发者”。

巴特勒的表现,或者说他这个人,大概是“无悔”这个词最好的诠释。无悔有很多呈现方式,一场差距悬殊的生死战,主将竭尽全力而不得胜,可谓无悔。一支平民球队走到季后赛最深处,打光最后一颗子弹倒下,亦可谓无悔。巴特勒和热火都不严格符合以上定义,热火拼出这样的结果,你很难说他们跟绿军之间是结果注定的系列赛,而吉米·巴特勒的存在,也让热火配不上“平民球队”的标签——他们有季后赛至今的单体最强球员,何谈“平民”二字?

再往前,巴特勒在第30顺位选中,这个结果就很能说明这个联盟对他的期待在什么级别。如果追忆幼年巴特勒的成长故事,那就更是人类这个物种对于个体看衰的极致案例——被母亲嫌弃丑而遗弃,真相恐怕不会这么UC,但我也很难想到比“为至亲所不容”更让人看低的命运。

吉米·巴特勒这一路,每一步都被人或多或少的看低了一截或一点,然后不断证明别人是错的。我实在想不到比这更令人信服的正名故事,对这个家伙,我彻底彻底地服气。

巴特勒和迈阿密离开了,2022年NBA季后赛只剩下了两支球队,他们也的确是我心中东西部最强的两支。几个月前,体坛的节目让我提供一个东部出线球队选项,我给的是波士顿凯尔特人,当然,我心中两支绿军选谁都行,但选当时还有点冷门的凯,比选卫冕冠军更有意思一些,现实也的确朝着更戏剧性的方向发展。凯尔特人经历的三轮系列赛,淘汰了过去三年淘汰过他们的对手,上演的是完美的复仇故事。而故事的背后,是这支球队吸取了反复探索失败的经验教训,实现了建队理念的升华,这包括:

凯尔特人放弃了寻找全明星后卫的尝试,确认了斯马特为首的更符合绿军传统风格的后场用人。全队立足于防守,并追求空间、多点开花和传导球整体性。绿军以两个攻防均衡型的前锋建队,在总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选择拔高进攻上限的全明星后卫,不如去除防守弱环,拔高防守下限的收益更高。这点我们在以后的文章里还会展开讨论;

用沃克换回霍福德,成为了凯尔特人补齐建队拼图的最重要一环。霍福德季后赛提供的战略级空间价值、战略级对位价值和协防价值,无可置疑地成为了绿军晋级的最关键的因素之一。经历了141场季后赛,霍福德在36岁的门口把自己送入到总决赛舞台,这是他绝对配得上的回报,也是现代篮球发展对于霍福德独特价值的充分认可。“球盲鉴定器”这项标签应该被摘掉了,因为不会再有人意识不到,霍福德是一种什么样的特别存在;

怀特和泰斯两笔交易,成为了绿军“偶得”的双保险。怀特季后赛的整体表现一般,但呈回暖趋势,生娃之后隐隐“范乔丹”化。泰斯近两轮打得不行,但不能否定他在首轮的贡献。绿军做这两笔交易的时候,会想到罗威、斯马特在季后赛可能遭遇伤病吗?我不确信史蒂文斯是否有如此的前瞻性,但客观地说,斯马特和罗威的确是绿军最不耐操的两个球员,作为一头一尾两个位置,功能性又比较重要。绿军在季后赛只用了37分钟内史密斯,其余时间全部为高质量的前9人分享,没有关键位置上的人员储备,当然做不到这点。

6年4次分区决赛,这支凯尔特人尝尽了失败的苦楚,在一次次错误中修正方向,在不绝的质疑声中相信着他们的核心团队。就在几个月前,媒体还在聊着交易杰伦·布朗的方案,而现在,时隔十二年,又一支拥有铁血纪律的凯尔特人,就要站到总决赛的舞台之上。世事变化快,有太多动摇心智的迷乱环绕于身边,能在危局中坚信前进的方向,难能可贵。

物是人非,世界变了模样,NBA也不是原来的味道,每个经历过那个时代的球迷,都有了新的故事和新的选择。江山代有才人出,一代新人早已把老家伙们换得七七八八。但权力交接的这一季,上演最后的决战的,还是过去8年东西部的传统强队,并且,凯尔特人依然年轻,金州勇士也并不很老,他们都还有时间,继续把故事延续下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